广水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独步 第285章 想当年(加更哦)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5:07 编辑:笔名

独步 第285章 想当年(加更哦)

想当年……

小步铮在地上写了两个字,说道:“秀英,我今天学会写我的名字了,步铮,这样写的。”

“才不是,不争是这样写的。”小秀英说道,并写下一个错误的不争两个字。

“……”

“我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小步铮在众人面前写下“自己的名字”,结果被所有人取笑,那个时候,小秀英正好去亲戚家里了。

于是,小步铮就跑到一边,还没有来得及哭,就被他娘叫去做事了。

再想当年……

小秀英在练习着自己的名字,然后小步铮跑过来,说道:“秀英,秀英,我会写你的名字了。”

接着,小步铮写了秀英两个字,但却是很冷门的篆体,小秀英根本看不懂。

“你错了,我的名字是这样的!”

“可是,他们说这是秀英。”

“你被他们骗了,这那里是字啊,歪歪斜斜的,好像蝌蚪一样,字都是这样写的。”小秀英拿着自己的字说道,而她的字似乎更加像是蝌蚪文。

“啊……算了,我去采药了!最近山上的草药多,我要去几天……”小步铮就这样去山里了。

而很久之后,小秀英学会篆体,她已经忘记了当初这件事情。

再想当年……

“秀英,你在做什么?”小步铮又一次跑到小秀英的地盘,小秀英正在被罚抄写字。

“没看到吗,我在被我爹罚写字呢!”小秀英说道。

“写什么?两个字差不多啊。”步铮看到两个字,正好就两个小秀英父亲写的两个字,小秀英觉得自己的字太丑。早就藏起来不给步铮看了。

“这是‘已’这是‘己’,虽然只是差一点点,但就是两个字,字一定要工整,不要有任何的误差。不然就是不同的两个字了!!”小秀英拿着自己父亲教训她的语气对步铮说道。

“你继续罚写,我要去县城卖药了……”小步铮说完就跑了。

再想想当年……

“秀英,秀英……”小步铮与小秀英来到江边游玩。

“这些字是不是一样的?”小步铮看到一座小寺庙,寺庙门口初有一副对联,这幅对联很奇怪,大部分字都是一样。

“这不是一个字。这是一副对联!”小秀英摇摇头,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因为她知道这个对联,有人教过她。

“对联?”小步铮疑惑道。

“嗯,上联是,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下联是,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小秀英骄傲地说道。

“……”小步铮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就一个字的东西,竟然是不同的字。难道那一点点的变化也是一种变化。

小步铮的眼里,每个字都是有点不同的,不同的一点点,他以为是一个字,原来是两个字。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这样的事情经常会发生,并且当时步铮父亲走的早,而其母根本也是不识字的人,也就没有人教他,并且还要干活。他哪里时间去验证这些。

对于步铮来说,学艺要比认字重要,就是如此,如果他没有走出那个小山村,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需要识字。

即便是他走出来了。没有到瓶颈的时候,也没有必要去学字,加上他一直没有接触到什么书籍,就算有,上面的字也被他习惯的忽略了。

事实上,之后的也遇到类似的情况,不同的字体,让他有了一个很大的误会,那就是他看字会出现变化。

尤其是当初秀英为了表示自己没错,硬是说天下的字体就只有一种,就是她写的那种,步铮一直信以为真!!

然而,步铮记得这个事情,秀英早就把这个事情忘记的干干净净了!!

而最重要的是,她还让步铮误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个字必须要一摸一样才是一样的,出现一点差别,那就是另外一个字。

于是,步铮这个特殊的人,就算是看到同样的字,也会觉得是不一样的字,更何况因为他觉得自己不识字,看到的字也不多,也没有那么多机会让他一个一个字的去验证。

加上步铮的生活所迫,更多时候在意的不是识字,而秀英之后也就完全没心没肺地以为步铮认字不了,还给步铮读了那么多的书,也没有让步铮去学的意思

“那个,蝶衣小姐,这上面写的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步铮指着那副小篆问道。

“是啊!”苏蝶衣点着头说道,“这是小篆!!”

“这上面写的也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步铮指着那行书道。

“没错,这是行书,虽然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但都是同样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苏蝶衣点点头道。

这个字虽然有点变化,但和之前的差不多,也就是说,字是可以变化的?字体可以变化这件事可以另外再说,连同样的字也可以微妙的变化,可以不用一摸一样!

于是,步铮就将这个问题问了一下苏蝶衣。

“哈哈,当然了,哪有人能一摸一样的,就算我自己写的,也就是能写成相似而已,还是有点微妙的差别。”苏蝶衣听到了之后呆了呆,然后就大笑着说道。

我靠!!秀英,你这个傻娘们!!

……

“啊切!!”秀英正在练着剑,收到步铮的来信之后,她被刺激了,一直在努力的练剑。

“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打喷嚏,是不是有人想我了。”秀英有些怀疑。

……

“这个,也是?”步铮提起笔,学着苏蝶衣的样子下笔写了十六个大字,然后给苏蝶衣看。

“嗯嗯,没错。就是这十六个字!咦?你的字……”苏蝶衣点点头,看着步铮的字,步铮的字一开始似乎有点涩,但也不像是新手,但一个字一个字过后。都一点变化,变得越来越完美,直到最后,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竟然有一种天差地别的感觉。

而最后那一个字,精气神具备,更是有着道的气息。让这个字升华了一个层次,而这幅字的奇妙就奇妙在,这蜕变的过程。

苏蝶衣怀疑步铮是不是在玩自己,十六个字就从一个新手变成绝世大家,这似乎太不可思议了。

“这幅字给我了,就当给我的赔偿。”苏蝶衣看到这幅字的时候。就明白这幅字的价值,以后或许价值连城。

而步铮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也写不出这样的字,虽然能模仿,但那种感觉不会再存在了,这就是书法,感觉才是最重要。而有感觉,也就表示这幅字是一副珍品了。

“你想要就拿去,至于赔偿,我现在配给你一副一摸一样的,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改变。”步铮本来还以为同一个人写出来的字是一摸一样的,就懒得去自己临摹一副。

而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最多花点时间,不过现在他觉得不需要那个时间了,他学会书法之后。知道其中的技巧了。

最重要的是,苏蝶衣自己都说不可能一摸一样,那就是有点差异都无所谓。

很快,步铮就写出一副字,苏蝶衣在一边看了一下。呆了呆,竟然和自己的一摸一样,就是自己昨天写的字,几乎分辨不出来。

这也是自然的,步铮是完全按照她动作,还有笔的角度,用笔的力度,毛笔的毛都是用真气整理过的,写出的字可以说是一摸一样,至少肉眼看不出变化。

而幸好苏蝶衣还没有到大家的程度,她还不能写出精气神的字来,不然步铮即便是一摸一样写出来,也很难模仿那个意境。

“你怎么做到的?”苏蝶衣感到很不可思议。

“依葫芦画瓢很简单啊。”步铮随口说道。

“……”苏蝶衣沉默了,然后看了看文七小姐的那副行书:“你再给我写一副字,我要和我这幅一摸一样的。”

“行的!”步铮又开始写了一副字,这幅字和文七小姐的一摸一样,但似乎少了一些什么。

文七小姐的水平果然要比苏蝶衣强大许多,能明显感觉到这种变化。

于是,步铮又重新写了一副,这一副就差不多了,至少苏蝶衣已经分辨不出来,步铮自己倒是能感觉得出来,但他不说就没事。

“来来,继续继续,你用小篆给我写一副字――片片蝶衣轻,点点猩红小!”苏蝶衣看着步铮有些期待,她比较偏爱小篆,同时觉得步铮的小篆好看。

“……”步铮没有动静,一动不动。

苏蝶衣还觉得步铮这是在凝神,是在做准备的功夫,就在一边等着,等着……

“你倒是动手啊,难道你要我帮你磨墨,没事,我磨墨,谁让我现在求你呢。”苏蝶衣见步铮一直不动,就说道,并开始去磨墨。

“那个,蝶衣小姐,请问一下,这个‘片片蝶衣轻,点点猩红小’这十个字是怎么写的?”步铮弱弱地问道。

“你不会这十个字的小篆吗?那就用行书吧。”苏蝶衣以为步铮不会这个小篆,也是,小篆是比较难,有些人不学这个。

“……,那个,行书这些字怎么写?”步铮继续问道。

“什么行书怎么写,行书和楷书不都是一样,就是写法变了而已,等等,你难道不会写这几个字?这几个字很简单啊,你别告诉我,你根本不识字啊。”苏蝶衣看着步铮呆呆地说道。

“……”

“你不会真的不识字吧!”

“……”

济源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天津癫痫病医院费用
巴彦淖尔好的治性病医院
济源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