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水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马云为什么人性分裂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6:39 编辑:笔名

马云为什么人性分裂,

如此,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出现一种奇异的现象,一边崇拜着稻盛和夫等经营之神,一边却希望李一、王林等所谓的大师指点迷津。人前的自信自强,各种励志,各种远见,在人后的迷信风水、求神拜鬼中破碎了一地。

马云晋升首富,财富登顶,笼罩在他身上的光环却日渐黯淡消退。当年马云异军突起,通身洋溢的激情四射草根范儿,张口闭口挑战传统“恶势力”,为草根、大众利益而战的各种豪言壮语“秀”,霎时间俘获痴心无数,偶像、楷模、旗帜、精神教父、心灵导师等溢美之名都被冠于马云头上。

然而,随着淘宝小二腐败被公布于众,中小卖家因为在淘宝上越来越没了活路而集体声讨淘宝,马云的光辉形象遂开始逆转。随后爆出的马云拜奉李一、王林为大师,放绿城鸽子的传闻搞得满城风雨,豪掷万金到欧洲狩猎,更是让马云备受争议。

特别是如今马云四处出击,到处撒钱,也被认为早已背离了服务草根、服务消费者的初衷。因此,当马云闯入足球领域,一如此前伸手金融领域时发出要做搅局者的霸气之语时,他赢得的已不再是掌声而是质疑。

一路走来,马云似乎正在抛弃草根本色,退化成一个活脱脱的大鳄。

当初激励人心的“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口号俨然成了很多人的陷阱和噩梦,有资料显示,淘宝店80%亏损,而2014财年阿里巴巴营收525亿、利润234亿,利润率高达44.6%。满怀创业希望的众多中小商家一不小心竟成了马云功成名就的“垫背”。这也就难怪在6月份的浙商大会上,马云遭到与会者的群体“围攻”,某位企业家的一席“从商业道德上讲,马云是小人!”竟博得热烈掌声。

中国企业为什么普遍“狰狞”

尽管很多人把马云前后的反差归于其背离初心,但这种分析只看到了表象,没有抓住实质。企业发展的一般规律显示,创造利润的过程必然是大鳄化的过程。任何企业在草创之初,最基本的诉求就是增强实力、扩张规模。因为无论是占有市场、获取利润,还是应对市场竞争,都要求企业不断成长,才能避免衰落,保持生命或存续。

正是基于这种驱动力,尽管百年老店,基业长青可遇而难求,仍然是前赴后继的企业不懈的追求。而对利润和成长性的追逐意味着企业的发展更多地是遵从商业规律、市场法则,而不是道德或者社会。在这个过程,即便企业“压榨”别人,成全自己,那怕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虽然不吻合商业道德,却有其商业上的合理性。正如弗里德曼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提出的:“企业的唯一就是追求盈利。”

从这一点来看,马云倒是无可厚非。其实,很多大企业就是靠“踩踏”别人成就自己的商业辉煌的,诸如沃尔玛等大型超市就是一个典型,这些大型超市不但挤压了其他类型连锁商店、百货业、小商店等的生存空间,而且通过压低价格乃至发展自有品牌来挤占供应商的利润空间。对其上升到道德层面进行批判显然是找错了对象和着眼点。

不过,这并等于说,企业是必定不讲道德的。实际上,企业追逐利润的过程就是财富的创造过程,而财富的创造过程通常是冷酷、野蛮的,容不得恻忍柔情,财富分配过程才是真正体现人性化的。

但从大鳄化到人性化的切换不仅要求企业自身有主动承担社会的觉悟,更要有社会前提,即整个社会财富分配体系的成熟和完善。比尔?盖茨曾说过:“我只是财富的守护者而已,需要找到合适的方式使用它”。因此,在一手打造了巨额的络财富后,他把自己580亿美元财产全数捐给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希望以最能够产生正面影响的方法回馈社会。

比尔盖茨之所以可以如此慷慨地散尽家财,除了自身的精神追求和信仰因素,背后更在于有发达的社会财富分配体系作为支撑。这个体系不但给企业创造的财富提供了各种反馈社会的渠道,而且让企业可以放心地向社会贡献出自己的财富。

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同,中国总体上还处于资本原始积格局本就决定了企业的大鳄化是第一性的,道德是第二性的。更何况,中国社会财富分配体系尚不成熟、不完善,也制约了企业人性化的体现。所以,尽管近年来也不乏一些企业积极向社会捐赠财物,但还无法成为大气候,更不要说,某些企业的“大方”其实夹带着强烈的商业目的。

显然,包括阿里巴巴在内,中国企业普遍表现出“狰狞”的面目,缺乏人性化的道德关怀,根本上是由其发展阶段决定的,而企业人性化社会前提的缺失又使得企业的负面形象难以得到对冲。

企业家的人性分裂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企业家往往表现出人性分裂的特征。在追求财富,渴望成功的驱动下,他们敢想敢干,站在社会发展的潮头,如狼似虎般抢占市场,聚敛财富,虽然说不上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事,但至少是足以令大众仰慕的强者。

然而,就是这个动辄好为人师,给他人提供成功箴言和指导的群体,竟然热衷于烧香拜佛、请仙、供财神。如此,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出现一种奇异的现象,一边崇拜着稻盛和夫等经营之神,一边却希望李一、王林等所谓的大师指点迷津。人前的自信自强,各种励志,各种远见,在人后的迷信风水、求神拜鬼中破碎了一地。

而这种反差恰恰折射了企业家群体内心的彷徨、困惑。这个让人艳羡的强势群体竟然也是一个动辄充满无力感的脆弱群体。根据不完全统计,自1980年以来,已有千余企业家因为心理问题而自杀。

早在几年前,财经作家吴晓波就曾说过,“梳理近30年的中国企业史,竟没发现几个快乐的人”,而张朝阳一句“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不但道出了企业家们内心的苦闷,也从一个侧面印证,在上述迷乱表象的背后,企业家们对人性深化的需求前所未有地强烈,皈依佛门、闭关修行也好,还是诉诸宗教等,都不过是其表现形式。

而近年来国学热潮的兴起则集中反映了在企业家人性撕裂的时代,这个群体冀望通过补习传统文化来寻找内心平衡。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经济在改革开放后急速转型,加速度般的市场化、工业化把西方二三百年的工业经济压缩于三十余年间,大开大合式的历史演变本就让人措手不及,应接不暇,再加上夹杂其中的各种不确定性、非常态以及挑战传统道德伦理底线的无序竞争环境,更是冲击人们的心灵,郁闷、焦虑、愤怒、羡慕嫉妒恨等心绪丛生。

而财富与成功所为何来,又将何处去的患得患失更是揪心。费尔巴哈说,“心灵是人之上帝”。如今企业家心灵已乱了方寸,自然要寻找依托和停驻之锚。而中国又不是西方那样经典的有宗教信仰的国家,受到各种变化冲击的精神难以找到一以贯之的“指南”,除了求神拜鬼,就只好到传统文化中寻找慰藉。

然而,传统文化毕竟是根植于农耕文明的,很多方面与当下及未来的社会发展格格不入。鉴此,要走工业经济、市场经济道路,单纯到传统文化里去找“药方”,是难以解除内心的迷惑的,传统文化更要对接现代文明才可能为心灵找到出路和归宿。

但不管怎么说,中国企业还处于利润形成期,远未达到财富分配的成熟阶段,因此大鳄化仍将占据主导,而人性道德还属“附庸”,甚至是企业忽悠大众的幌子。马云看似欺骗了大众的感情,却是企业发展的必然,大可不必较真。“赚钱从来不是我们的目的”这样的宣言,其实已经被现实证伪。

从企业存在的根本目的来讲,创造利润是天经地义的,也是企业存续的基础。正如友所言,那种反复宣扬价值观,又反复宣扬做企业不是为了利润,如果不是出于错误的认知的话,那就是一种伪善。因此,在企业发展的现阶段,人们要擦亮眼睛,对企业的各类忽悠保持警惕,避免被误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陈抒怡 邮箱 shguancha@)

如何判断宝宝吸收不好
老年人厌食症的症状
小便黄赤是怎么回事
小儿肠痉挛腹痛难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