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水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英雄信条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是晨雾镇的唐顿,你们的长官!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6:01 编辑:笔名

英雄信条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是晨雾镇的唐顿,你们的长官!

民兵们一共分了十个大队,别的都在百人长的指挥下忙碌,整理物资、装车,甚至是做简单的操练,唯独第六大队的营房静悄悄的,除了十几个在屋檐下打牌的汉子,看不到一个人。

“其他人呢?”唐顿走到了这群人面前,开口询问。

“你自己不会看呀?”一个长着三角眼的汉子瞥了唐顿一眼,随后朝着同伴咆哮,“出牌呀,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

“很好!”唐顿点了点头,走到了三角眼身旁,跟着一脚踹向了他的肩膀。

三角眼早防备着唐顿呢,可惜他连魔能者都不是

,只是一个身体比较强壮的地痞,所以哪会是唐顿的对手。

砰,三角眼横着飞了出去,一头撞在了墙壁上,顿时血流满面。

其他人愣住了,没想到唐顿这么暴力,上来就动手,其实刚才看到他和坎帕纳一起来,他们已经猜到了这小子的身份。

千人长让大家整的人就是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年轻罢了。

“去,把其他人叫出来!”唐顿其实不在乎他们的回答,只要他们有一点不敬和反抗的意思,他就会拿他们开刀。

果不其然,散漫敌对的态度证明他们已经得到了千人长的吩咐,所以唐顿也懒得客气。

有人起身了,但是多人的没动,都在互相观望。

唐顿没说第二句话,而是抬腿抡向了身边的男人。

砰!

男人抬手去抗,可他完错估了唐顿的力量,对方右腿踢来,犹如钢鞭一样,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

这一次旁边的人都站了起来,但是唐顿没停下,挨个踹了过去。

附近其他营房的民兵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愕然地望着这边,虽然军营里打架斗殴的事件不少,但是一挑十几个的情况。他们还没见过。

“那小子什么来头?”

“应该是第六大队的百人长!”

“不会吧,这么年轻,不过好能打呀,看,又踹翻了一个!”

民兵们满脸好奇的议论着,就连得到消息的九个民兵百人长们也都露面了,站在远处围观。

这就是那个做了匕首矿山总监工的少年吗?比传闻中的还要年轻,一脸的青涩,就像没熟透的果子。

他的身上穿的是一套陈旧的黑色皮甲。腰间佩戴着一柄长剑、一柄军刀,脚上是及膝的长筒靴,这让他看上去多了一些硬朗和铁血的气息。

“别打了,我们去叫人!”

看着暴虐的唐顿,以及倒在地上惨哼的六个倒霉鬼,剩下的人忙不迭的闪开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去叫人再说。

“他们都在睡觉?”唐顿走到了房门前。朝着木门便是一脚。

砰,木屑乱飞。开了个大洞的木门彻底烂掉了。

营房内睡懒觉的民兵们被惊扰了美梦,骂骂咧咧的坐了起来,然后便看到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站在门口。

耀眼的阳光从他背后射~进来,在地上投下了一条下场的影子。

胡桃躲在门口,朝里边看了一眼,发现男人们没穿衣服后。赶紧缩回脑袋,捂住了眼睛。

营房很大,是长方形的布局,两侧摆着上下两层的双人床铺,由于住了很多人的缘故。脚丫子味和汗味混在一起,很难闻。

“现在出去,洗澡!”唐顿皱了下眉头,他一眼扫过去,原本以为是老弱病残,没想到和预计的不同。

稍微一想,唐顿明白了,以西境公爵的贪婪,他要求的服兵役年龄是十八岁到三十五岁的成年男子,要是哪个家庭敢用老人和孩子混过关,就等着被关进大牢,出三倍的惩罚税金吧。

“哪个女人的大腿没有夹紧,把你露了出来?”一个体型接近两米的男人破口大骂,抓起放在床头的单手杠铃,砸了出来。

这家伙力量很大,五十斤的杠铃呼的一声,直奔唐顿面门。

巨人铁拳!

唐顿朝着杠铃猛轰,它就像被射出的炮,原封不动的反射向肌肉男,他吓了一跳,刚想要躲,杠铃已经近身,轰在了他的胸口上。

嗡,杠铃飞射的颤音还没有消失,众人看到大队里能打的肌肉男喷着血摔下了床铺,胸骨有些凹陷,显然是断了几根肋骨。

“起床,去洗澡。”唐顿摘下了军刀,一边往里走着,一边敲着床铺,如果有人动作慢了,直接就会抽过去。

挨了打的民兵看着身上被抽打的淤青痕迹,敢怒不敢言,有一些胆小的被唐顿镇住了,慌张的连衣服都顾不上穿,抓起衣服往外边跑。

民兵们跑了出来,但是都聚集到了营地内,并没有去洗澡,其中几个十夫长凑在一起,互相嘀咕着。

“怎么?要叛乱?”唐顿上来就给这些家伙关上了罪名。

坎帕纳麾下没有老弱病残,但是有不少刺头和滑头,他把那些不服从管教的家伙们,都丢到了第六大队,让唐顿去头疼。

“长官说笑了,我们怎么敢?”维勒点头哈腰,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

“你是十夫长?”唐顿站在人群前,扫视这一些家伙。

这是一个并不很魁梧的汉子,但是吊着眼角,蕴满了阴狠,而且看他的肌肉,显然是魔能者,不过阶位不会太高。

胡桃要走到唐顿身边,为他助威,不过被塞蕾丝拉住了。

“坎帕纳长官信任!”维勒的潜台词很简单,在告诉唐顿,他也有后台,你别做的太过分。

“我是晨雾镇的唐顿,你们的长官,以前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要紧,今天过后,你们就会彻底记住了,并且铭记一生,会刻进骨头里!”唐顿点了点头,在队伍前缓步。

哗!

看热闹的民兵们发出了嘘声,唐顿这句话实在嚣张,不过也够霸气,他虽然年轻,但是没有一点怯场,侃侃而谈的样子,的确有几分百人长的气势。

“你们似乎对我很不满,那么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挑战我的机会,打赢我,我就从军营滚蛋!”

唐顿知道,军营里是靠拳头说话,要想让这些刺头服气,就得打,就得比他们狠,用绝对的实力碾压他们。

人群中出现了骚动,他们没想到唐顿一上来就摊牌了,选了一种简单直接的办法。

“笑话,您是魔能者,我们一起上也不是您的对手!”维勒阴险的笑着,想把唐顿逼上梁山。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亲手宰了悍匪泰森的弟弟,我们哪是你的对手!”

“对,你在黑暗格斗赛上连胜五场,我们听过的。”

这些刺头对付唐顿是因为坎帕纳的命令,再说他们也不担心得罪他,先不说军营里整人的手段很多,他抓不到把柄,只要自己不去矿山,他滚出军营以后,也没机会收拾自己。

有一些安善良民消息不像这些天天混酒馆的刺头们灵通,听到这话不由的大吃一惊,没想到唐顿还有这么彪悍的战绩。

“跟着一位厉害的长官,上了战场,你们保命的机会也大不是吗?”唐顿趁机展现自己的好处,人就是这样,你不给人家利益和未来,人家凭什么给你卖命?

维勒愕然了,不过很反应了过来,“泰森可是扬言要生吞掉你的皮肉,跟着你,我们危险大。”

“那你干脆滚回娘胎算了,那里面安。”唐顿讥讽,“不敢打就滚蛋,废什么话呢?”

这番话立刻引起了哄堂大笑,军营里尊敬的是强者,越是软蛋,越被人欺负。

“你是魔能者,我们所有人上也打不过你。”维勒咬死了这句话,想避私斗,然后用消极懈怠的招数,磨死唐顿。

“那好,我不用任何武技,就靠着一双拳头和你们打。”唐顿伸出食指,缓缓地划过了所有人,“还是说,即便这样,你们也不敢上?”

还是没有人动,说实话,这个少年满脸的镇定自若,在气势上完把他们压制住了,没有一个人自认可以胜过他。

“嗯,看来我的部下都是一群胆小鬼,那么这样吧,你们一起上!”唐顿奚落,“还是不敢?“

场再一次哗然,都觉得唐顿太托大了,这可是将近一百人呀,不用武技的话,拖都拖死你了。

“要是还不敢的话,我会向长官报告,说你们是软蛋,法完成兵役,都等着去蹲大牢吧!”

唐顿冷哼,逼迫他们。

越是这种抉择的时候,小兵们的视线越会看向头目,寻求意见,所以唐顿已经锁定了好几个家伙,待会儿动手,他会趁机下重手,揍的他们起不了床。

“小子,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待会儿被我们打死了,别喊冤!”维勒下不了台了,因为周遭的民兵已经开始起哄了,要是一百打一都不敢,那他们以后绝对被嘲笑死。

“塞蕾丝,把胡桃拉一边去,别让她动手。”唐顿双拳一对,看向了这群民兵,“杂鱼们,要不要我等你们摆个阵型?”

跃跃欲试以为可以打架的胡桃一下子耷拉下了脑袋,嘟着嘴巴走到了旁边。

“围住他!”维勒有些脑子,并没有贸然出手,而是让民兵们散开,围住了唐顿,这样就可以防止他且战且退,玩游击战术了。未完待续。。

北京治疗卵巢炎费用
济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宿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北京治疗卵巢炎医院
济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