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水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小天和拍拍贷张俊在春天的一场约会

发布时间:2019-09-13 23:48:24 编辑:笔名

老大让我写一篇关于上海贷的故事,以金融变革为背景,其实,我并不至于担心,因为故事很多,上也能找到很多资料。但提到上海的贷平台,始终无法绕开的,有拍拍贷,没办法,让人又爱又恨,我想说很多,但知道得又太少。

3月底的一天,张俊来到了北京,小天拾掇下,然后就匆匆赶过去了。表情并没有太多丰富的表达我的心情,只是微笑、握手,礼节性的寒暄,在这个雾霾与沙尘暴肆虐的北京,人与人之间,好像也戴上了口罩,过滤了一些,再过滤一些。

是的,北京是一个都城,我家在立水桥,北京的郊区,古时候大概是皇上狩猎的地方,当时应该也有采菊东篱下的风景画面,若那雨后的太阳晒在张俊的脸上,锃光瓦亮的脑瓜反射出一个太阳,定是极好的。

拉回思绪,看着眼前这个偏执得有点让人讨厌的人,只能努力回忆。

2009年,老张从微软辞职,被基友顾少丰“骗”进了拍拍贷,工科男出身的人

,好像总是有一点不通情理,按老北京的方言,就是比较轴,他在我眼里的,也并不以外。精英感略强,公共关系意识及服务心态有点缺。

“我们是中国最纯粹的P2P平台”,“90%的贷平台都会死掉”,这种傲然,并没有给拍拍贷带来更多赞誉,反而是社区无休止的骂声,以前,我听一个“神经病”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可能在偏执狂的世界里,一般都是这样的吧。

2014年末,国内贷行业,萧条冷寂,每家好像都被甩了几个大额坏账的炮仗。小时候跟着我娘做饭,冷不注意,会往柴火里,丢几个鞭炮,若把锅炸翻了,那必是一顿暴打,贷行业也就大抵如此,只要锅没翻,大伙还有饭吃,调皮捣蛋而已。

“拍拍贷可能做不大,但它至少不会倒下”,公司的小哥,总是教育我,我说“教育”,因为我总是被大众的,同业的吐槽,失去了判断。“90%的P2P公司都会倒闭”张俊,最爱说这句口头禅,潜台词就是,你们终究尘归尘,土归土,拍拍贷肯定能活下来。我对这种“大家都完蛋,我一定活下去”,其实是怀疑的,但回头想想,中宝倒闭了,那个曾近被人吹捧生活在上层社会的辉哥都被查了;被诸多大户看好的盛融提现困难了;在钓鱼台宾馆开见面会的里外贷崩盘了;基业长青的畅贷也嗝屁了,拍拍贷这种“屌丝”不保本一直被唾骂的反而越来越好,是天理难容,还确实印证了“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偷偷细瞄了一眼张俊锃光瓦亮的脑壳儿

来一起分享下,我跟张俊约会中的那些奇葩互动吧

片段一:

小天:去年银行业平均2点几坏账率,看了好几次你们对外公布的数据,坏账率特别低。

张俊:确实,只有1.8

小天:能否组个银行业风控培训班去拍拍贷学习下(坏笑)

张俊:我觉得可以

小天:其实我挺怀疑的,可能吗?

张俊:你知道北京有一家P2P公司坏账率1.6%,你信吗?

小天:不信。

张俊:我也不信。

小天:你们最高的时候到了多少?

张俊:我们最高的坏账是2008年的10%。

小天:那当时怎么挺过来的,太容易倒闭了。

张俊:我在经常讲这个过程很辛苦。

小天:头发掉是这个原因?

张俊:大部分是。

片段二:

小天:我在揣测以后你们的趋势,是不是类似于资金的淘宝?

张俊:首先是这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投资人和借款人需要什么,再去放,但是我们大部分是金融。比如说我们有大量的女性投资人,他们也需要买化妆品,我可能放一些化妆品,建立一个商城。未来进一步自然而然,当你有了大量投资人,它的投资需求,他的诉求不光是我们能够往前投的这些个借款人,我可能还有其他的投资需求,你如果能够成为他一站式的资产配置共赢方的话,他会更便捷。

小天:你们在资产端这块发力吗?

张俊:我们一定是一家平台公司,所以那一类的资产,肯定是在平台竞争化,我们不会去考虑弄这些东西。

小天:还是给第三方投资机构?

张俊:对。

片段三:

小天:听说你们除了打,就不会有啥催收了?是这样的吗?

张俊:我们自己做,我们有团队有不同的催收的策略,从自动化到人工介入,有一定量再外包出去。我们掌握的用户信息很多,有些信息没有办法披露出来。比如你可以找他的亲朋好友,七大姑八大姨。

小天:催收算不算你们的薄弱环节了?

张俊:这个不能讲我们的薄弱环节,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事前,如果你前面大规模放,你后面再怎么催都不行,拍拍贷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基于线上的这套大量的风险管控系统。

整个谈话过程还算顺利,虽然没有什么大爆料,但也没有太多虚与委蛇,小天还算满意,起立,握手,说再见。

今天应该可以写点东西出来,小天坐在回立水桥的地铁上想着,在本子上留下一句话

“张俊这个人,有点意思。”

丽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张家界白癜风治疗费用
呼伦贝尔处女膜修复手术费用
武威好的白癜风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在线咨询